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羊狼二世 | 28th Jan 2019 | 雜記 | (36 Reads)

李光興記得,他做事務長的時候,有一個廣州知青和朋友在當地買了一隻船,想要逃亡到香港,可是三個人當場被公安逮住,判了三年監。

「其中一個姓郭的知青放監後,分來與我同房,回來時面黃飢瘦,營養不良,我十分同情他的遭遇,讓他偷偷從廚房的倉庫里拿了一些油和鴨蛋回來吃。」

在農場工作的時候,李光興在種菜班裡待了一段時間,有一個醫生因為搞男女關係,被下放到這個班裡,讓種菜班的人監督。「當時我是整個農場的通訊報導員,負責寫一些好人好事,讓這些人的事蹟在廣播上被公佈出來,整個農場十四個連隊的人也能聽得到。 我連續為這個醫生發了五篇好人好事的文章,說他如何辛勤努力地接受改造,所以他不到一個月便被釋放了。他做回醫生後,我發現我得了病,每日24小時裡,我只能在12時到1時這一個小時裡睡得著,而且即使睡著了也在不停的做夢。那個醫生當時就被分配在我這個連隊中,本來他是團部的醫生,可是現在卻成為了連隊醫生。他知道我病了後,給我找來了一些藥物,是一種咖啡因的白色藥粉和桑椹蜜。我服了那些藥後就能集中精神工作。以前我在農場中算是一個棋藝高手,一到餘下棋的時候,勝出的多數是我。可是神經衰弱問題出現後,我就不能下棋了。但服藥後,我精神好得又可以連續下十多盤的棋,晚上也睡得很好。一個連隊一個月只配給一大瓶桑椹蜜,全都給我一個人吃了。」

李光興在農場其中一個工作是割橡膠,凌晨三時就要起床,收集樹上的橡膠汁,現在的拖鞋、輪胎之類的東西,都是由這種橡膠造成的。為了半夜割橡膠,知青們需要戴著「電石燈」在頭上照明,使用「電石燈」需要把大電石弄碎。「有一晚我吃過晚飯後,如常地把電石弄碎,很多粉末留在地上,我就用水把它們沖走。當時我的父母不能照顧我那個最小的弟弟,所以我把他帶到農場裡照顧,那時他只得四、五歲。當我把水潑在那些電石粉上的時候,他卻在我附近玩火,引致氣體爆炸,當時只穿短褲,把我向火一面的右腿全燒傷了。我在宿舍的床上躺了半個月,那個醫生也盡心盡力的來照顧我,每天都會來。 我用了十多天的抗生素,身體也變得孱弱。雖然當時的食物很缺乏,但他也買了兩斤荔枝給我吃。還記得有一個雷貴田的廣州知青,看見檯上的荔枝便不斷的吃,把荔枝都吃光了,因為那時的人太飢餓了。到了晚上,那個醫生來了想吃,才發現荔枝都被人吃光了。」那個醫生姓楊。他有一個好朋友叫姜醫生,後來調到縣人民醫院。

「雖然我做了事務長,生活無憂,但這樣下去也好像沒有什麼前途,而且我也想回到父母身邊,所以開始想離開那裡回到城市。最初我還希望可以讀大學,以為還有機會爭取,後來夢想破滅了,才選擇離開。」那時候,知青想回去城市,就要在縣城第一人民醫院裡拿到一張醫生證明書,證明有慢性疾病,才能拿回城市的居民戶口。楊醫生讓姜醫生給李光興開了一張證明書,讓他能回到城市裡,李光興還記得證明書上寫的是慢性腎炎。待續

李光興---落在石頭上的種子(五)

 


[1]

好人好事emotion


[引用] | 作者 慧瑩 | 29th Jan 2019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2]

唔係"公"餘,係"工"餘.


[引用] | 作者 慧瑩 | 29th Jan 2019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3] Re: 慧瑩

謝謝慧瑩更正。


[引用] | 作者 小羊的爸爸 | 29th Jan 2019 | [舉報垃圾留言]